鸦片战争后记

关注微信公众号“高速商务通”,马上办理ETC。


在很大程度上,鸦片战争是因鸦片贸易和英国商品而引发的。英国战胜之后获得了惊人的利益。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之后4年,英国卖给中国的商品占到中国进口商品的7/8,每年10多万英镑。鸦片进口从1859年的5.8万箱激增到1879年的10.5万箱。曼彻斯特的纺织品曾因不及中国本地的产品而遭拒绝,但此时也占据了更大的市场,从1856年的1.13亿码(约1.03亿米)增长到25年后的4.48亿码(约4.09亿米)。虽然《天津条约》已经确定中国可以征税的额度,并在事实上承认了鸦片贸易的合法性,但清政府仍然抵制鸦片的进口并提高了关税,期待通过提高鸦片的价格而减少吸食者。当中国打算将关税从每箱30两提高到50两的时候,欧洲驻华进口商眼见自己的利润减少,于是向巴麦尊政府的枢密院主席(President of Privy Government)格兰威尔伯爵(Lord Granvile)上诉。自由

党政府撤销了增长关税的决定。

1870年,威尔弗雷德·罗森爵士(Sir Wilfred Lawson)在下议院提交了一份动议,指责鸦片贸易。但此时英国的财政收入中,鸦片贸易所占的比例已经从战前的1/18暴涨到1/7。

鸦片贸易的利润实在太丰厚了,罗森的动议以151票反对、

47票赞成宣告失败。鸦片贸易带来的财富极大地腐蚀了这个国家,以至于在讨论罗森的动议时,威廉·格拉斯顿,这位30年前曾指责鸦片贸易的恶性影响、其雄辩的论点几乎颠覆政府的人,现在却在下议院发表了一次很有影响的演讲,热烈拥护这项贸易,拥护其给英国和印度带来的税收。

清政府继续恳求英国停止向中国输出鸦片。1869年,议员拉瑟福德·阿尔柯克(Rutherford Alcock,又译阿礼国)接到总理衙门一封绝望的信,信中写道:“中国商人给你们的国家送去大量的茶叶和丝绸,给你们带去好处。可是英国商人却用害人的鸦片毒害中国。这种行为是不仁义的。谁能讲出道理?英国的财富和慷慨精神人人皆知,那它怎能坐视这个公认的邪恶不管呢?”】

中国建议英国以输入棉花和谷物来替代鸦片。

斗志全无的中国人最后不得不像谚语所说得那样“打不过他,就跟他一起干吧”。1871年,拉瑟福德·阿尔柯克感到此项贸易太不仁道,内心十分震惊,他在下议院推测说,最终英国的鸦片必将被当地的产品取代:“中国的器栗种植正在迅速增长,中国政府也在认真考虑—如果他们无法对付或左右英国政府的话一在中国大规模种植,以更低廉的价格制造鸦片。

阿尔柯克的警告太迟了。虽然1868年本地种植的鸦片不如进口鸦片,但19世纪80年代进口的鸦片已经减少了(最终在大约1905年持平)。阿尔柯克抛弃了道德上的谴责,提议把印度鸦

 

片倾销到中国,这样价格下跌,让当地种植者破产。这是强盗资本家的经济学,他们把这种经济学用到了初生的农业经济上。尽管中英两国政府内外呼吁禁止鸦片之声不绝,但在19世纪未期,鸦片的消费却直线上升。1888年,据《伦敦时报》准确的估计,中国70%的成年男性都在吸食鸦片,消费及上瘾增长幅度十分惊人。两年后,中国政府在一个世纪的毫无成效的反抗之后,停止了一切禁止或惩戒的努力。在慈禧太后的控制下,十几岁的光绪皇帝废止了所有禁止种植鸦片的法律,宣布鸦片贸易合法。

但是,不管是进口还是本地出产,毒品总是毒品。1906年,中国政府改变态度,禁止鸦片的销售。但是朝廷颁布的一条奇怪的规定表明中国已经深受毒害,鸦片烟毒已经渗透到上层。这条规定说60以上的老人可以豁免,原因只有一个:慈禧太后也吸食鸦片。

在中国政府和英国社会要求遏制鸦片贸易的压力下,英国政府下令,香港殖民地停止参与国内鸦片贸易。1996年,马丁·布慈(Martin Booth)出版了《鸦片》一书,对鸦片及其带来的损害做了精辟的概括:香港条约“正式结束了这项可怕的贸易,英国从中获取了巨额收入——更不用说夺取了后来最成功、最获益、最繁荣的殖民地(香港),这是通过毒害大部分中国民众才获得的”。

皇室中染上鸦片烟毒的并非只有成丰皇帝和慈禧太后。如同一块石头掉进沉渣泛起的池塘,鸦片带来的破坏像涟漪一样一直延续到下一个世纪,这一高潮就是最后一位皇后的悲惨命运,以及毛泽东对鸦片的种植、贩卖、销售的严厉有效的遏制。零容忍的确有效,但必须在极权体制下才行得通。

文秀是末代皇帝溥仪的第二任妻子,19岁开始吸食鸦片,最后发展到每日2盎司(约一两)——这一吸食量足以毒死初食鸦

片的人。在她的丈夫与日本侵略者合作,成为满洲(侵略者改称满洲国)傀儡皇帝之后,日本人纵容她,给她提供鸦片,并且同时在日本公开这个事实,意在说明被征服的中国人的道德是多么败坏,身体是多么赢弱。文秀的下一个调教者可就没有这么“通融”了。1946年,皇帝夫妇被逮捕并被分别关押。共产党切断了她的鸦片供应,文秀日益憔悴,直至坠入地狱。文秀最后的生活被她的同伴、日本皇室成员Hiro Saga记录下来。

文秀成为一个警示鸦片烟毒的可怕的参观项目和教学实物。

士兵和百姓聚集到她的牢房门外,取笑、谈论囚犯的悲惨境况。文秀先是恳求,继而尖声叫喊着要吸鸦片。声音非常吵闹,以至其他犯人都请求处决她。她陷入一种狂热的幻觉中,感到自己回到了皇宫,命令根本不存在的仆人服侍她,给她拿烟枪来。这种述幻变成了无意识,在这种状态下,她把自己排泄物和呕物弄得满身都是。看守她的士兵无法忍受其恶臭,拒绝进入她的牢房。最后,曾经受到千般宠爱的皇妃死于营养不良和缺水。她最后的日子非常凄惨,以至导演伯纳尔多·贝特鲁奇在1987年的电影《末代皇帝》中都避开了这段,只是用细节来描述她的生活,包括她身上的皮带和脚上的神符。文秀的充满怪诞色彩的死或许象征着一个帝国的衰落,但显然也是令人厌恶的,即使对这位有着共产主义倾向的意大利导演而言。鸦片的种植和使用在蒋介石统治的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也非常盛行。蒋介石把鸦片税收用来养活他的政权和军队。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全国染上烟毒的人有4000万,占总人口的10%。英国控制的香港问题更大。香港殖民地大约30%的人依赖鸦片。日本侵略者鼓励鸦片消费,但那是出于政治而不是财政原因:沉湎于毒品的人们也将是听话的人。

 

1949年,共产党掌权后一年内,毛泽东政府没收了全部毒品,禁止种植、使用和出售。毛泽东大力禁烟。鸦片贩子都就地处决。一部分幸运的人则被送去劳改。鸦片吸食者受到的待遇则更人性,在医院里戒毒,很像后来美国采取的劝戒而不是关押的做法。但是戒毒后的人并没有免受惩罚,要么被处决,要么被送去劳改。1960年,中国政府宣布鸦片烟毒已经在这个国家绝迹了。10年后,中国也只生产了100吨鸦片作为药用,而非享乐。

经过150年的挣扎和毁坏,中国人民最终从“恶之花”中解放出来。超过半个世纪的中英两国的立法都作废了,毛泽东的政策在十几年内取得了成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毛泽东实行的政策,基本上就是林则徐和道光皇帝最初使用的办法,而正是这样的措施导致了第一次鸦片战争。

而伟大的舵手只是说不。

 

关注微信公众号“高速商务通”,马上办理ETC。


ETC注销ETC充值ETC客服ETC扣费查询


ETC发行合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