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五、“世界政治的归化”

点击打开微信,办理ETC



(一)    五、世界政治的归化


a)        
《历史的终结?》不是一个新的预测,它回复到了19世纪,回复到了启蒙运动的观点。当时卢棱、康德这样的思想家声称,民主和共和制不像君主制或寡头统治那样,它们生来就是温和的。或者用福山的话说:未来是世界政治的共同市场化’――有竞争和对抗,但没有大规模的冲突。


b)        
关于民主政治(或共和政治)等于和平这个经典理论出自伊曼纽尔康德,他认为:


c)        
共和政体……为永久的和平……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前途。理由是:如果决定是否宣战的是国家公民,……那么他们会谨慎地决定是否开展这场糟糕的游戏,谨慎地决定是否承受战争的苦痛……但是……在一个非共和的体制中……宣战是最容易决定的一件事,因为战争不需要统治者……作任何牺牲。


d)        
亚力克西斯托克维尔直言不讳地陈述了他的观点:民主国家总是渴求和平。”“好战激情,他写道:随着社会环境的不断平等,将变得越来越罕见,越来越不激烈。既然民主生来就支持


e)        
条件平等,那么,民主就等于和平。法国社会学家奥古斯特孔德和英国哲学家赫伯特斯宾塞认为工业主义是和平主义的根源,紧跟着他们的足迹,伟大的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认为资本主义在它最高级的形式时就等同于民主和平。综观整个资


f)         
本主义世界……已经出现了一种反对战争,反对扩张,反对秘密外交,反对军备和职业军队的情绪。他也认为,这种联系是绝对的:


g)        
军国主义……扎根于专制国家,而资产阶级是不好战的。”“支持民主政治的人是和平主义者。缩减到这样一句短短的话,这个理论当然是错误的。英国无疑是17世纪和18世纪最自由的政体了,而它也进行了和欧洲暴君发起的同样多的战争。法国在它民主革命的三年里,也卷人了对强国的很多战争。当转向攻势时,拿破仑征服了几乎整个欧洲,并竖起了自由、平等、博爱的大旗。美国,这个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也不是爱好和平的。它征服了印地安民族,从墨西哥手中抢走了现在被称为阳光地带诸州的广大土地,还从西班牙那儿得到了古巴和菲律宾。


h)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这些民主国家就像专制国家那样野蛮地争斗。以色列这个中东地区惟一的民主国家也不具备和平的行为特征。


i)          
民主国家相互间不争斗成为了修改后的理论。有人也许会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英国和法国一向都是和平的,但为了对付维也纳和柏林的独裁者,它们除了战争别无选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或者是美国在朝鲜和越南进行的战争,也都是这样。民主的以色列没有选择战争,但它被周围反民主的阿拉伯国家给予了沉重的打击。


j)          
改良的康德论认为,如果全世界真的民主了,那么和平就会实现。这是一个有关民主等于和平理论的似乎更加合理的说法,但它还是站不住脚。因为民主国家已经相互斗争了。以英国与美国之间1812年的战争为例,他们不都是民主国家和自由资本主义信念的主要支持者吗?那么美国南方与北方之间那场历时四年,使60万人丧命的美国南北战争呢?杰斐逊戴维斯和亚伯拉罕.林肯都管理着两个以19世纪标准来看高度民主的半国。还有民主的玻利维亚和巴拉圭之间那场夺走了10万人生命的血腥的


k)        
查科战争(1932~1935)呢?


l)          
对此的反驳是:在20世纪50年代军人集团和独裁者执政时期,这两者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国家。那么,让我们聚焦于一个更有趣的例子:第一次世界大战似乎是民主国家(英国、美国、法国)对抗专制国家(奥匈帝国、德意志帝国)的一场明确的较量。


m)      
但是没有明显的理由说明德意志帝国比英国或法国更缺乏民主和自由。它的君主政体是立宪政体,有着强大的议会、自由的舆论、


n)        
独立的司法系统和基于法律的统治。根据20世纪早期不完备的民主标准(有限的选举权、贵族权势、皇室特权)来衡量,英国、法国、德意志帝国和奥帝国在政治制度上是相似的。然而它们相互却进行战争。


o)        
所以对这个理论最完善的重新阐述是:一般来说,民主国家之间没有相互战争,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肯定没有。这是事实,但不是那么重要。首先,历史上还没有那么多的民主国家,所以在统计学上,它们之间冲突的概率不会很高。而存在的那些民主国家也不是总与其他民主国家毗邻,这就更加减少了战争的概率(丹麦为何要与新西兰开战呢?)。而且,最重要的是,1945年后的民主和平与两个同伊曼纽尔康德毫无关系的重要因素休戚相关。


p)        
第一个因素是苏维埃联盟加上共产主义,这个战略上和意识形态上的巨大的威胁制止了西方内部的冲突,并约束了美国领导的联盟中的绝大多数民主国家。第二个因素则是,美国不仅是一个保护者,也是一个调解者。由于比所有国家都强大,美国在民主领域内扮演了一个令人安心的角色,减轻了小国的恐惧并减少了大国的竞争。要是没有美国作为安全的根本保证者,法国和德国是不会在融合时克服它们的巨大的敌对感的。


q)        
在一个基本方面,美圈保证了民主和平,因为它免去了它的盟友实行自主防御的必要性,而后者正是国家冲突的最重要的结构


r)         
性起因(因为A担心B,所以就针对B进行武装,B也采取相应敌对措施,反过来又加深了A的恐惧……),实际上,可以把民主与和平之间的因果联系反过来,因为如果和平得到保证,民主就无疑可以兴盛起来。安全获得了保证,西欧国家就不用面对那种1789年后把资产阶级革命转变成拿破仑帝国的危险。对外政策的绝对地位,即19世纪把国家力量凌驾于民主之上的意识形态,再也不可能被用来支持独裁统治了;超民族主义和极权专制国家是不能压倒民主实验的。如果说因为没有安全保障,所以极权制度在20世纪的上半叶是合理的,那么欧洲在20世纪下半叶获得安全保障之后,就会允许多元性的发展,因为庞大的国家无须面对霍布斯哲学指出的威胁。50年代的德国和意大利,70年代的西班牙和葡萄牙若没有有利的外部环境,它们会顺利地克服它们反民主的传统吗?


s)        
因此回报尚未完全出现。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更多的民主会意味着更加和平。我们无法得知俄罗斯和中国是否能完成其民主进程,但我们可以肯定它们不会比中东那些好战的国家逊色。


t)         
事实上,未来战争最可能发生的地区也是除了非洲之外,最反对保险的民主改革的地区。这些地区从黑海向东延伸穿过俄罗斯的腹地,然后再向南到达波斯湾。那儿藏有世界上最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同时深受水资源极度短缺之苦,后者是最重要的战略资源。


u)        
但是让我们设想一下,假设全世界都是一个民主政体,用福山的马克思主义语言来形容,即所有的主要矛盾都解决了,而且所有的人类需求都得到了满足,这里,经济活动是首要活动,没有任何在大问题上的冲突和斗争”――简而言之,就是通向获得录像机和立体声音响捷径的经济与政治范围内的自由民主相结合


v)        
即使这种可喜的状况在全球范圈内实现了(一个庞大的设想),那为什么冲突就应该消失呢?历史与逻辑告诉我们,一个矛


w)      
盾冲突的结束就是下一个矛盾的开始。资源被解放了,恐惧和野心就会重新集中于昨天的敌人和明天可能的敌手。在和英国进行了百年战争后,法国又重新和英国争夺霸权;希特勒死后,苏美联盟也一样进行了“40年的战争,即著名的冷战


x)        
历史的终结学派从孔多塞到康德,从黑格尔经马克思到熊彼特,相信历史是由一个大因素推动的一基督教、君主政体、


y)        
阶级斗争和信仰之争。但是人之本性呢?人对力量和声望、财富和尊重、利益和优先权的寻求呢?这些欲望是永无止境的,是我们永远无法得到满足的。我想要你所拥有的是人类和国家最古老的游戏。为了使他们的寻求成功,也为了动员信徒,他们构筑了相应的意识形态。事实上,利益比其他方面更可能推动意识形态的发展。获得了最新的意识形态――共产主义,你还是无法摆脱利欲和野心。或者如福山的精辟理论所言:除非所有的……区别都消失。亨廷顿提醒我们,人们将发展信念体系,使他们所拥有的东西变得合理,同时为它们的不断被获得而辩护


z)        
对后冷战时代更恰当的叙述来自亨廷顿:共产主义历史性地使知识分子和官僚的力量合理化了。”“如果往好的方向发展,他们将发展一系列新思想,使他们对力量和财富的要求合理化


aa)    
在西方的柏林和伯克利之间,共产主义的消亡显然没有掩盖意识形态的冲突。主要的争夺还是发生在那些想要扩张力量以达到塑造行为和信念目的的人和那些为了个人和市场的利益想倒退回去的人之间。在过去,国家的大旗为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社会民主主义者所高举。今天,却是多元主义者、生态学家和那些屈从于可笑的进步公民标签的人来进行这个工作。他们在意识形态上的对手多种多样,有保守派、旧式自由主义者或是自由论者(这将得到证明)。意识形态的本质并没有因为名称的改变面消失。那些引起个人、团体、社会和国家动荡的大的冲突也同样没有消失。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世界在2025年将既不缺少意识形态也


bb)    
不缺少冲突。







 




点击打开微信,马上办理ETC


意见反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