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智能:10.4在记忆研究中参考系问题:Ashby的提议

点击打开微信,办理ETC



身体的智能:10.4在记忆研究中参考系问题:Ashby的提议


前面曾多次指出,行为和其控制机制经常使我们困惑,为了能够得到对记忆内容更好的理解,让我们来看一段摘自控制论专家Ross Ashby的著作《控制论导论》


An Introduction to Cybernetics)中的一段话:


假设我在一个朋友家里,当有车从外面经过时,他的狗立即冲到屋子的一角瑟瑟发抖。对我来说这种行为是不明缘由、无法解释的。但我朋友却说:它在6个月前曾被车撞过。现在,参考了6个月前的事件,这个行为得到了解释。如果我们说这条狗显示了记忆,我们主要依据这样的事实,即狗的这种行为之所以能被解释,因为它的行为不是参照它现在的状态而是参照它6个月以前的状态。如果某人不经意地说这条狗拥有记忆,然后想到这狗似乎应该拥有什么东西,就像它可能拥有一撮黑毛那样,于是那人便想要开始寻找这样东西,他可能会发现这


东西有一些很有趣的特性。记忆无疑不是一个系统拥有或是不具有的客观存在的东西,它是观察者用来填补由部分系统不可观察造成的缺陷的概念(1956177)。


让我们把Ashby的例子转用到记忆实验的场景中。假定在测试期间,要求被实验者从单词表中尽可能多地回忆起单词。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被实验者的行为是在当前的情形下,至于涉及过去的情况称为回忆阶段,也叫做学习阶段。对于实验工作者来说被实验者的内部状况是完全不可观察的(尽管应用现代的脑部成像技术,人们能略观一二),实验工作者将参照被实验者过去的事件来解释现在的行为,称之为学习阶段。为了把被实验者现在的行为和过去的状态联系起来,我们使用了记忆这个概念,我们假定过去的事件以某种方式影响了被实验者,以至于被实验者现在的行为与假定这个过去的事件没发生时的行为会不一样。注意我们现在没有说这些联系是怎么实现的,我们只是说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记忆。换句话说,我们没有说任何关于作用机制的事情,但是无疑先前的情况体现了其影响并改变了行为,最终由神经可塑性的机制来实现。然而行为和其控制机制这两个层次需要明确的区分,正如我们在第3章提到的,混淆了这两者将会导致在哲学中提到的范畴错误。


通过改变实验条件,如把单词表加长,通过不同的感官方式(听觉、视觉)展示给被实验者,加入干扰任务(如在学习阶段后从100开始每隔7个数字倒数,来阻止复述练习),或者给学习和复述单词限制时间等,我们就能够发现联系学习和回忆两种状态之间的潜在处理机制。在所有这些当中,关键是要意识到人类被实验者一直都是与真实世界交互的复杂智能体,被实验者必须阅读或者听到单词表上的单词,然后朗读或者把它们写下来,这一切都需要感官处理。换句话说,一直都有由智能体和环境交互所引起的感官刺激,也就是在记忆当中一直都融合了感觉。在这种意义下,记忆不能够脱离实际的智能体,即使我们现在仍然不知道细节,但这种交互就是记忆基础机制的一部分。因此从这类实验中得出记忆像仓库那样进行组织是不准确的,因为记忆与感觉处理是分开的,是存储在大脑中的。文献中对于这种记忆的观点具有长期的偏见,并且很难消除。不幸的是,众所周知,认为科学是毫无偏见的过程这种天真的想法并不能很好地反映研究的现状。


让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再深入一步。在背单词的任务中,被实验者的行为以很具体而特殊的方式改变,智能体复述出前面给出的单词表中的一些单词,这是我们对被实验者的行为唯一要考察的方面,虽然他或她的行为还包含了其他内容,如环顾房间、看着实验人员(很可能是一个美女)、室内布置(可能颜色单调而又阴暗)、摆弄坐椅(可能很不舒服)、想象关于实验的情况(我能很好地完成还是失败呢?)以及关于他自己(我的记忆力不错吗?)、端详计算机设备(可能过时了)、意识到他忘了去上洗手间(实验要进行多久?或者现在就要求休息一下去上洗手间?)等。从一个完全智能体的角度,所有这些可能同时发生,由实验任务(在学习阶段给出单词表,在测试阶段要求复述单词)导致的行为最终是被实验者行为机制的复杂组合涌现。


我们有趣的发现,尽管这些因素因人而异,并且对于被实验者都有潜在的影响,但是研究结果却出奇的统一。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为了解释这种统一性,Baddeley提出了记忆存储和检索信息的系统”―一单词表储存和从中检索的某个特定的结构(Baddeley19979)。但是把参考系考虑进去,我们发现被实验者的行为产生方式可能要复杂得多。看这个问题的另一个角度就是在观察者外部不断创造出的一个结构,这就好比喷泉的钟形外观结构不是储藏在喷泉里面的,而是取决于出水口的形状和方向以及喷水的压力、水的表面张力和水的重力相互作用的结果,它看上去就像一个结构,但它是不断产生的,并没有储存在哪里。


有趣的是,Ashby的提议与NeathSurprenant的意见完全吻合,他们主张


记忆从来不能被直接观察……而且它的存在只能从一些特殊的行为和表现程度的变化来推断2003)。在Ashby的例子中,被观察的行为是卡车经过时狗的奇怪行为;在单词表学习实验中,是由人类被实验者复述前面给出单词表中的单词。在这两个例子中,记忆的概念被表述为过去事件与现在行为的联系。


在接下去的内容中,通过把设计原理应用到此领域中,我们将会研究具身化如何能够帮助解决记忆研究的一些问题。







 




点击打开微信,马上办理ETC


意见反馈

发表评论